手機掃一掃

游司馬遷祠
發布日期:2021-06-06    作者:孫晨輝    
0

得空又去了一趟司馬遷祠,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韓城人,也算是舊地重游,屈指算距上一次拜謁先生之墓已過去二十年。

出了城,順著沿黃公路一直往南。剛下過雨時間不長,空氣濕潤,天空明凈而高遠。雖是初夏,卻有一種秋高氣爽的意境。草木郁郁蔥蔥,醉人的綠色,讓人眼前一亮。范村、富村,這些沿途的村莊整齊劃一,房屋質樸典雅,白墻黑瓦,層次分明。水泥巷道干凈整潔,不時看到掩映在綠樹紅花中的平房和小樓。蜿蜒的澽水河繞城而過,緩緩流向芝川景區。

輕車熟路,不一會兒就到了司馬遷祠景區門口。雖說司馬遷祠處于窮鄉僻壤,但俎豆千秋,瞻仰者卻比肩接踵。抬頭映入眼前的是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的題詞“漢太史司馬遷祠墓”,字體遒勁有力,灑脫飄逸。踩著腳下的青石古道,有一種滄桑的歷史厚重感。歷經八百年的人行馬踏,歲月蝕顏,青石板變得光溜圓滑,棱角全無。二道門臺上書“史筆昭世”,拾級而上,三道門額書“河山之陽”,查閱資料是取自《太史公自序》中的“遷生龍門,耕牧河山之陽”。游人上上下下,絡繹不絕,三三兩兩,拍照留念。

三道門上去就是獻殿,祭祀太史公的地方。廊柱上刻著“剛正不阿,留得正氣凌云霄,幽而發憤,著成史記照塵寰”的對聯。細細一想,這不就是太史公傳奇悲壯一生的真實寫照嗎?太史公滿腹正氣的熱血胸膛,卻遭遇小人的冷箭暗弓,一支橫掃千軍的如椽大筆,寫下令人擊節浩嘆的《史記》。正如作家余秋雨所說,“當峨冠博帶早已零落成泥,崇樓華堂也淪為草澤之后,那一桿竹管毛筆偶爾涂畫的詩文,卻有可能鐫刻山河,雕鏤人心,永不漫漶。”文字也讓災難有了生命,恰似留在歷史長河中的一盞明燈,永遠光亮。

寢宮緊挨著獻殿正中有司馬遷的坐像,先生長須飄拂,目視遠方,凜然正氣,油然而生。北側斷崖危巖,壁如刀削,地勢險要,有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之勢。先生之墓幾乎處在景區最高處,這是一個圓形磚砌的衣冠冢。墓頂有一棵1700年樹齡的古柏,古柏雖經歷千年風雨,但老樹虬枝,依然盤若蛟龍,蒼勁挺拔。古柏的氣勢多像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而百世流芳。

順著人流,我走進了一處《史記》展廳。在《史記》的人物故事畫廊里,有許多王侯將相的英姿,也有諸多商人大賈,以及醫卜、俳優等各種人物風采。如“年少功高的霍去病,蕭何傳家不治產”的故事,記載了英雄們叱咤風云的偉大,更為欣喜的是我在《史記》中看到也給平民百姓留有一席之地,如“寡婦清才以自強”的故事,也為那些默默無聞的平民百姓長歌當哭!

景區東臨黃河,西枕梁山。登高遠眺,鳥瞰整個景區,只見松柏蔭翳,綠樹環繞,亭臺樓榭,層巒疊翠。遠處芝川高速公路大橋巍峨聳立,直沖云霄,“一橋通南北,天塹變通途”。玉帶似的黃河靜靜地流淌著,山腳下,五月的司馬湖,讓人感受到煙波浩渺和波光粼粼的勝景。湖邊翠柳如茵,清雅幽靜,亭臺樓閣,飛檐翹角,清麗典雅,山光水色,盡收眼底。飛鳥掠過蒼山,碧水襯映白云,山山水水構成一幅絕美的畫卷。此時此刻,凡塵俗世皆若浮云,人世千年,不過是長廊下的一縷清風,多少繁華與落寞,都消失在歷史的云煙中,歷史長河中跌宕起伏的一幕幕,仿佛就在眼前晃動……(龍鋼公司 孫晨輝)

热久久,蜜芽MIYA737.MON.,在线无码视频观看草草视频,午夜成人亚洲理论片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