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掃一掃

愛如粽香,沁脾入骨
發布日期:2021-06-09    作者:劉 慶    
0

家鄉的端午,很多風俗與外地并無二致。原先覺得也不過是系百素子、貼五毒、貼符、飲雄黃酒、吃粽子之類的,除了粽子是從小到大難以忘懷怎么都放不下的,其他的倒是平平無奇,讓人興致缺缺。

有時甚至在自詡為“一個完完全全的大孩子”時覺得,連那對粽子難以冷卻的愛也不過是因為殘存的那些“小孩子對吃食的好奇”作祟而已。

然而又是時近端午,我踩著五月的尾巴一頭栽進六月,沒能逃過“春困秋乏夏打盹”的魔咒,坐在小書舍前捧著本《汪曾祺散文集》昏昏沉沉睡去又迷迷瞪瞪被粽香叫醒。很意外的居然因為心中過于歡喜而感到忙亂。毛手毛腳地掉了書,又慌里慌張往四下看。

原來是一個老人駕著輛三輪賣粽子。意識到自己在因這老人年紀與奶奶相近而欣喜時,我猛然驚覺——興許不是什么殘余的小孩子氣在體內作祟,我也不過是因為兩個人愛上了粽子的味道。

我跑去買了個小棕,邊捧著吃邊想著從前。人越小越不愿寂寞,小孩子總是愛熱鬧,端午節多半是小時候孩子們除春節之外,最盼望的節日,我自然是也不例外的。當我還是個不用上學的“小土豆”時,一天天的也不過是吃吃睡睡玩玩,倒是從來沒有過與現如今的“端午節等于放假等于玩耍”之類的概念,小時候的我盼星星盼月亮地想端午也不過是掛念著一口吃食。

然而,或許是為了點節日的儀式感,媽媽平日里總是不怎么肯做粽子,只有到了端午前一兩周才會開始一鍋鍋的做。那時的我也顧不得貪玩,一到半下午就瘋跑回家,帶著一身汗沖進廚房,滿腦子想著的只有吃粽子。每每一頭撞進廚房,看到的都是兩個忙碌的身影----奶奶和媽媽。

現在回想起來,包粽子時的兩人總是一坐一站,伴隨著蒸鍋和灶火的“滋滋”聲,坐著的那個頂著頭半白的頭發,低眉垂目,專心給手里新包好的粽子繞著線;站著那個依稀可見再年輕些時的動人風姿,腦門上是一層薄汗,手上動作不停,忙活著關火撈粽子。

隨著慢慢長大,同樣的場景在我眼前不斷展現,每逢端午兩位長輩還是那樣忙碌,我卻早已經不再毛手毛腳地瘋跑回家。長大后,我總愛輕輕倚靠在門邊,貪婪地吸著鼻尖縈繞的愈發濃郁的粽葉香氣。

葉的清香和米的甜糯間,關于端午的汗水與馨香早已在我不知不覺中破皮入骨,再難忘懷。洗米、瀝水,煮葉、包裹、翻折、蒸煮……仔細想想,媽媽和奶奶的一動一止都被我貪婪地刻在腦中,隨著棕香伴隨我越走越遠。

兩人的身影才是我對粽子最根源的喜愛,現如今端午對于越來越多的人倒也不過是合法放假的代言,可我依舊如狂熱信徒般的惦念著那沁入骨髓的粽香。

微風拂過,細碎的陽光從頭頂葉隙中撒下,剛剛好映在翻動的書頁上。我看到,下一篇是《端午的鴨蛋》。汪曾祺老先生想起端午總想著鴨蛋,我想起端午總脫不開粽子。

端午于我是粽子,粽子于我便是家的味道。(漢鋼公司設備管理中心 劉 慶)

热久久,蜜芽MIYA737.MON.,在线无码视频观看草草视频,午夜成人亚洲理论片在线观看